小苏打饿死癌细胞?没那么玄乎

www.cnaizheng.com  2016-12-29  爱征健康网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没那么玄乎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没那么玄乎

胡汛(上)和晁明(下)团队提出了TILA-TACE疗法。近日,有媒体以《牛!他们用十几块钱的小苏打饿死了癌细胞》,报道了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的胡汛教授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晁明医生团队发现了治癌新疗法。他们在40位中晚期肝癌病人身上尝试了这种疗法,有效反应率为100%。随后,《重大突破!癌细胞,竟被中国医生用小苏打“饿”死了》等文章热传,有的误称喝苏打水能抗癌防癌。关于“饿死”癌细胞的说法,也产生了不少讨论。

小苏打治癌

从朋友圈火到现实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这条消息中提到的治疗癌症的新方法,来自胡汛和晁明团队的多年研究。他们发现癌细胞要存活必须要“吃”葡萄糖,不过,在葡萄糖供应不足时,癌细胞仍在不断生长。

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是,癌细胞能够在“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共同帮助下,非常节约地利用葡萄糖,甚至在没有葡萄糖时进入“休眠”状态,直到有葡萄糖时再恢复生长。

胡汛和晁明的团队想到了利用小苏打来去除肿瘤内的氢离子,进而破坏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协同作用,实现快速有效地杀肿瘤细胞的目的。

他们将cTACE(常规治疗方法,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和小苏打结合:注射碳酸氢钠,让癌细胞狠狠健个身,把储备消耗掉;然后,堵上血管,断了补给,饿死癌细胞。

在40位中晚期肝癌病人身上尝试的结果是,有效率100%,初步统计病人的累计中位生存期超过3年半。

目前,人类经过30年的努力,晚期肝癌治疗才实现了突破半年中位生存期,接下来的目标是提高到1年。

胡汛和晁明团队把这个新疗法命名为TILA-TACE(靶向肿瘤内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并于今年8月份发表在国际生物和医学领域权威杂志eLife上。

报道发出后,晁明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门诊爆满,全国各地的癌症患者都来找他咨询、治疗。

然而,这些慕名而来的患者并不都适合这个新的疗法。近日,晁明在某医疗信息网站上的个人主页中,对这种新疗法的适应症等问题作出了几点声明。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没那么玄乎

只针对原发性肝癌

口服苏打水无效

对于关注这一研究成果的人们来说,有几点需要明确。

首先,新疗法只针对特定癌症。晁明在上述声明中提到,新疗法适用于原发性肝细胞癌,对于部分肝内胆管细胞癌患者也有效,但疗效比原发性肝细胞癌差。对于各种转移性肝癌,如肠癌肝转移、肺癌肝转移或其他部位原发性肿瘤的疗效尚未得到验证,不建议尝试。

其次,光用小苏打是不行的。传统肝癌介入疗法操作过程大抵是:在麻醉状态下,找到供养肝癌细胞的营养动脉,打入化学栓塞剂,杀灭癌细胞,主要治疗患有巨大肝癌且不适合手术切除的患者。TILA-TACE疗法,是在传统疗法打入化学栓塞剂的前后,分别打入一剂碳酸氢钠(小苏打)。

癌细胞的新陈代谢产物主要是乳酸。胡汛教授团队发现,不断积累的乳酸可能会刺激癌细胞产生新的血管,重新获取葡萄糖与氧气。而用小苏打可以中和癌肿里的乳酸。所以,小苏打并不能直接“饿死”癌细胞,“饿死”癌细胞的依然只有化学栓塞药物。小苏打所起的作用,只是阻止癌细胞在饥饿过程中“狗急跳墙”,生成新的血管重新获取养分。

此外,小苏打“饿”死癌细胞并不等于喝苏打水可以抗癌防癌。晁明表示,对于“苏打水防癌作用”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准确的科学依据。单纯口服或者静滴碳酸氢钠(小苏打)不能用于治疗肝癌。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党委书记、大内科主任朱军则明确表示,“喝碱性水、吃碱性食物不能预防肿瘤。”他说,身体本身会作出精细的调整,处在最合适的状态,通过一般的饮食很难改变身体的酸碱环境。应均衡饮食,而不是偏酸或偏碱,否则可能造成酸中毒、碱中毒。

说“饿死”不科学

能否推广得看疗效

对于“小苏打饿死癌细胞”的说法,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党委书记、大内科主任朱军指出,这种说法不科学、不严谨,甚至有误导作用。他表示,饿死肿瘤细胞的说法在几十年前就出现了,认为只要断绝血液供应,就能“饿死”肿瘤细胞。该说法得到一定的证实,也出现一些新药,在临床上有所应用,但并没有给肿瘤治疗带来巨大突破。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没那么玄乎

“新的研究方法与饿死肿瘤细胞没有直接关系。”朱军说,它是在介入治疗的基础上注射苏打水,降低癌细胞利用葡萄糖的可能,从而有助于癌细胞死亡,并非一般概念上的“饿死”,更不是防止癌症患者吃有营养的东西。

一种新疗法产生的疗效,必须稳定、可重复,才有推广价值。就这一研究本身,40人的样本量明显偏小。胡汛坦承,这次是一个小样本、单中心的研究,“我们只是引领性的作用,向大家报告了这么一种现象。”

胡汛团队曾尝试做了一个小规模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20人),结果却显示生存率没有改变。而且对照组(采用传统的肝癌介入疗法)有4人临时改变了治疗方案,采用新疗法,这都影响了临床试验的证明力。

晁明表示,“后续还需要大样本的随机对照研究。至于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种成熟的、常规的治疗项目,结果是自然流淌出来的,我们不追求速度。”“真正困难的地方还是证明其疗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徐兵河认同晁明的说法,“研究团队只进行了单中心试验,还没有进行多中心临床试验。多中心临床试验是由多个医院的研究者按同一方案进行的试验,其数据的说服力远高于单中心试验。”

最新推荐文章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没那么玄乎(PC版)  |  小苏打饿死癌细胞?没那么玄乎(手机版)